主页 > Z宅生活 >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 >

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

2020-07-10

我们爱自然(上篇)‧蒲莱河列世界湿地保护区‧红树林消失中人类与大自然争地早已不是甚幺新鲜事。有人说,要增长经济,对环境破坏是无可避免的。面对逐渐消失的青山绿水、珍贵的动植物,想像数十年后贫乏的自然环境,让人不禁思考该如何在商业活动和自然环境的拉锯战中取得平衡。位于柔佛州西南部的蒲莱河口(Pulai River Estuary)在2003年与龟咯岛(Pulau Kukup)及丹绒比艾(Tanjung Piai)同被大马政府宣布受法律保护的湿地,并获得瑞典环保机构正式列为世界湿地保护区。在黏答答的沼泽地里生长的红树林,对生态到底有甚幺重要性?据海马拯救协会(SOS, Save Our Seahorse)长期志工符芳明表示,红树林的重要性抱括稳定沉积物及养分来防止海岸被侵蚀,并提昇水源的清澈度。另外,红树林也是鱼、虾、蟹等各类海产繁殖与栖息的理想场所,在大马的渔业中扮演重要角色。全国最大海马大本营“天那幺黑,风那幺大,爸爸捕鱼去,为甚幺还不回家?”这篇朗朗上口的小学课文,对许多人来说也许并不陌生。多少年来,住在蒲莱河及龟咯岛一带的居民,世代以捕鱼维生。“为我们开船的船家,三代都是渔夫。”符芳明说,他们可能不知道红树林和海草床对渔产繁殖的重要性,但随着发电厂的建立、环境的开发破坏,大自然的反扑真真切切反映在他们的鱼穫量上。海马拯救协会的发起人之一朱及光,为登嘉楼大学海洋科学系讲师。对海马研究怀有浓厚兴趣的他,发现了蒲莱河一带有活海马,且是全国最大的黄金海马大本营。生态环境和海洋生物的关係是环环相扣的,这一带广阔的红树林、海草床和珊瑚礁,都是造就丰富海洋生物栖息的因素。工业发展‧与自然争地负着保护海马的使命,于六年前成立并在此处做科研及生态研究调查的海马拯救协会,不仅出海提取海水、海草样本,为海马做标记记录,也常举办活动向当地居民宣导环境保护和永续经营的概念。“我们的宣导活动上常常可以看到便衣警察的身影。”符芳明回忆。2009年,政府计划在笨珍丹绒宾发展石油化学工业和海事计划。这项发展计划佔地913公顷,相当于900个足球场的面积。十多年前,被誉为全东南亚最大的发电厂在丹绒宾(Tanjung Bin)落成后,已有大片红树林遭破坏。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,渔民鱼获量顿时减少高达70%,严重影响生计。五千人签名反石化工业计划提出后,海马拯救协会曾四处奔走,呼吁民众正视这个问题,期望透过民众的力量让政府听见人民的呼声,进而重新规划,寻求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。当地居民更组织了“抗议石化工业行动理事会”,并与非政府组织包括海马拯救协会、马来半岛渔民协会、和环境之友等团体合作,多次向政府提呈备忘录,阐述在地居民的心声。从2008年4月起,SOS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五千人共同签署的请愿书,向官方提出要求停止石化发展项目。此后陆续参与多项抗议活动,直至2009年8月至首相官邸呈交备忘录,而后发展商与环保团体展开几次对话,试图解释并说服当地居民这项发展的安全性和好处。有关当局也承诺赔偿渔民的损失,丹绒宾部份居民指出,石化工业区铺路工程尚未展开前,有人到村里分发“抚恤金”,但仅有部份全职及兼职渔夫受惠。“我们的力量无法阻止发展,只是希望他们可以重新评估,儘量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和影响居民的生计。”符芳明表示,虽然长期的反对声浪无法遏止开发活动,但却提昇了当地居民对这片土地的珍视,亦令人欣慰。符芳明也提到,当地人口约一万多人,其中包括近四百名渔夫。石化工业的发展不仅会危及人体健康,对渔民来说亦是一大威胁。“即使要他们转行也很难。”符芳明说,这里有许多生于斯、长于斯,世代以捕鱼为生的居民,若要他们到工厂里工作,或转行发展旅游业,都有一定的门槛。海马栖息地‧海草床从甘榜丹绒阿当(Kampung Tanjung Adang)登船,沿着柔佛海峡朝蒲莱河出海口行驶约廿分钟,会看到一个“轻功水上漂”的奇景。在茫茫大海中有不少渔民正在海面上行走着,原来这里拥有大片浅滩,退潮时水位仅达小腿高度。穿过马新第二通道大桥桥底不久,船伕熄掉引擎,开始用划桨将船撑到靠近浅滩的地方。往下一看,大片大片的水草纠结在一起,彷彿底下自有另一个神秘世界。据SOS提供的资料显示,生长在这片浅滩上的海菖蒲或热带大鳗草(Tropical Giant Eelgrass,拉丁学名为Enhalus Acoroides),宽约1吋,长度可达2公尺,是全世界最巨型的海草之一。这片叫不出名字的海草床,便是孕育着黄金海马和丰富海洋生物的温床。海草和珊瑚礁一样,在渔产繁殖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它也是许多生物的食物来源。以海牛为例,一只成年海牛平均一天消耗20公斤水草,数量可观。稍加用心观察,不难在摇曳的海草丛间发现海参、海星、海葵等生物,可见海草床的确是动物的庇护所。海马身上标记作生长参考“以前一次调查都可以找到廿几只海马,现在运气好才找到两只。”加入SOS已经两年的符芳明无奈地表示。他们会定期到这里追蹤海马,并在海马身上标记,作为海马在这片海域生长状况的参考纪录。“曾经很幸运地遇到两年前曾经标记过的海马,表示这里的环境还能让牠生长。”沿海排放的污水对海草生长带来威胁,相对地直接影响海洋生物的生长。废水所含的物质会造成海水的“优氧化作用”(注),造成海藻不正常地大量繁殖。“过量的海藻将阻挡阳光射入海底,海草会因为缺乏阳光而死亡。”符芳明指出。(注:优氧化作用(Eutrophication),意旨化肥和一些人为的水质污染,导致水中的氮和磷不正常增加,进而造成水中的藻类大量繁殖,使得水中生态系统失衡,是一种“无毒的污染”。你知道吗?石化工业的危害石化工业所排出的有害物质可透过水源或空气传播,对人体健康和环境的伤害是显而易见的。高雄医学院博士班研究生潘碧珍的博士论文指出:住在高雄石化工业区附近的居民,20岁以下的青少年与儿童罹患骨癌、膀胱癌及脑癌的比例都增加了,尤其脑癌的比例更是高出了2至4倍;居民罹患癌症而死的比例是其他地区的两倍以上,而且住的越久,机会就越大;居住20年者的得癌症比例是住10年者的6倍!呼吸系统的疾病,如气喘,以及心脏血管疾病的发生,都比一般高出许多。培育逾百万令吉渔产许多国家在发展石化工业过程中,都会引起反对和置疑的声浪。政府及发展商经常以石化工业所能带来的经济效益合理化发展理由。针对这一点,SOS也提出,根据联合国的环境报告书声明:一公顷的红树林每年能培育超过一百万令吉的渔产。换句话说,913公顷的红树林一年能帮助培育超过九亿令吉的渔产!高额的经济效益加上环境保护的衡量,究竟孰轻孰重,值得重新思考。海马小常识外形酷似马,有着如长筒状的长吻并且以直立方式游泳的海马,究竟是鱼类还是哺乳类呢?牠是货真价实的鱼类。海马的尾鳍完全退化,脊椎则演化到像猴子尾巴一样,可捲曲来钩住任何突出物体,以固定身体位置。小小的海马总是昂立着身子,依靠小而近乎透明的鱼鳍搧动,可以任意上下左右缓慢移动。牠们还会藉着身体颜色的硬化成皮状的皮肤来逃避掠食者。雄海马怀卵大家都知道企鹅爸爸会孵卵,但你知道海马爸爸也有这项天职?海马拥有特殊的生殖方式,雄海马腹中有个育儿囊(孵卵囊),雌海马将卵产在育儿囊中,便由雄海马怀卵二至三週,再孵出小海马。生产期间海马群会向较浅的海域移动,寻找合适的生产环境,其生存水深约十至卅米之间。初生的小海马体长约0.6至0.8公分左右,其体长与种雄海马体长有密切的关係。海马目前正面临极大的危机,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海马被捕捞以製成传统中药使用为主,或供水族馆饲养。加上人类为了经济发展大量破坏海草区、红树林及珊瑚礁等海马的天然栖息地,造成近年来海马数量急遽下跌。/副刊‧报导:锺若芳‧2010.12.22
上一篇: 下一篇: